• <strong id="uggys"></strong>
  • <strong id="uggys"></strong>
    全球一夜變天:美元多頭倒戈 交易員翻多人民幣
    2018-08-27 來源:第一財經日報

    截至上周五收盤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北京時間23:30收報6.8050,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漲750個基點。

    金融市場瞬息萬變,當多、空情緒都到了極端,倒戈也就近在眼前——8月24日,“逆周期因子”重啟,人民幣對美元隨后大漲至6.8附近;由于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并沒有表達加速加息的意思,美元多頭潰敗。“其實逆周期因子之前就已經啟用了,早前交易員對做空人民幣的興趣就很小,一到6.9以上,離岸就沒人敢大倉做空人民幣,現在交易員更開始順勢翻多。”某大行離岸外匯交易主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。

    而在杰克遜霍爾全球央行年會期間,鮑威爾表示,美聯儲沒有看到通脹加速超過2%的明顯信號,經濟過熱風險沒有提高。這緩解了市場對美聯儲將加速加息的擔憂,導致美元指數瞬間重挫,一度跌破95大關,美國三大股指全線走升。

    “逆周期因子”重出江湖

    其實在逆周期因子正式“重出江湖”前,不少交易員就已經對記者表示過“空翻多”的意愿,畢竟“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,在6.9以上繼續看空人民幣是要付出代價的,現在連一些外國基金都已經懂得了這個道理”。

    8月24日晚間,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布公告稱,絕大多數中間價報價行已經對“逆周期系數”進行了調整,預計未來“逆周期因子”會對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發揮積極作用。

    受此消息提振,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迅速飆升。離岸人民幣對美元一度漲超900點,升破6.80整數關口。在岸人民幣對美元較日內低位大幅反彈,刷新日內新高至6.81上方。截至上周五收盤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北京時間23:30收報6.8050,較上一交易日夜盤漲750個基點;離岸人民幣對美元紐約尾盤漲882點,漲幅為1.28%,報6.8055。

    多位交易員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,逆周期因子其實早在兩周前就已經啟用。此外,早前離岸人民幣市場的預期就較為穩定,離岸人民幣和在岸人民幣在過去一周都體現為價格倒掛。

    “現在離岸人民幣的交易量很小,因為畢竟沒有人愿意在6.9的點位輕舉妄動,但也因為交易量小,一有風吹草動,就容易大漲大跌。其實在此次消息傳出之前,市場就已經在自我修正了。”某外資行離岸外匯交易員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。

    美元多頭潰敗

    本周,美元多頭都在屏息凝神關注全球央行年會。此前,美元對幾乎所有G10貨幣頭寸均處于極值,周期性估值模型顯示美元被高估了2%左右。短期看由于美元多頭規模巨大,結利引發美元進一步下跌風險猶存,因此鮑威爾的發言也備受關注。

    而在中國央行重啟人民幣“逆周期因子”后約三個小時,鮑威爾的演講導致了美元多頭瞬間倒戈。

    鮑威爾稱“經濟是強勁的,通脹接近2%的目標”,但強調“似乎并沒有跡象表明經濟過熱的風險上升,美聯儲沒有看到通脹加速超過2%的明顯信號。循序漸進的加息能避免加息過慢和過快”。

    眼下美聯儲似乎在擔憂更為長遠的問題,比如如何應對下一次衰退,如何解決結構性問題。例如在上周四的會議紀要中新增了一大組章節,題為“有效下限場景的貨幣政策選項”(ELB)。

    有評論稱,美聯儲在確認“很快下一次加息”的同時,視野明顯轉向了長期,已在苦惱抗衡下一次衰退的能力。

    在鮑威爾發表上述講話后,金融市場迅速作出反應,美元直線跳水,截至收盤,美元指數下滑0.48%,報95.1737。

    中期人民幣預期穩定

    就今年來看,機構認為暫時不必過度擔心“破7”風險,不論從交易角度還是政策角度,中期人民幣匯率的預期基本穩定。

    前述大行離岸外匯交易主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“在現在這個點位(6.8),我可能會看平,因為有很多敞口(做空人民幣)在過去幾周已經被清理了,因此也不需要貿然行事。未來的關鍵可能是,中國央行會繼續降準,可能就在9月,那么這可能會對人民幣產生小幅壓力。但總體來看,拋壓要比6月小得多,做空人民幣的情緒并不強。”

    渣打全球宏觀策略主管羅伯遜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近期,鴿派的美聯儲紀要和鮑威爾演講,加之顯現復蘇跡象的歐元,可能會為新興市場貨幣的初步反彈奠定基礎,例如泰銖、韓元、印尼盾等可能率先反彈,美元/離岸人民幣也面臨重要技術頂部,顯示人民幣可能會走升。

    多數機構預計,短期內人民幣匯率有望擺脫連續貶值格局,呈雙向波動特征。中期看,美國經濟穩步向好、美聯儲漸進加息、歐日央行保持政策寬松,以及部分新興經濟體貨幣危機條件下,美元指數仍獲支撐,加之貿易沖突的影響,人民幣仍有一定壓力,但中國經濟基本面平穩對人民幣構成支撐,即使是今年經濟出現走軟跡象,但在政策轉向后經濟持續下行的壓力并不會繼續大幅加重,再加上逆周期調節,各界都認為人民幣繼續大幅貶值的可能性很小。



    贵州11选5开奖记录